濟南SEO【做百度排名優化哪家強!】-找南翔SEO一站式SEO服務,幫助企業網站快速排名,快速上首頁!
首頁

主頁 > 百度SEO排名優化 > 今天的新聞世界是否還需要“大編輯”?(2)

今天的新聞世界是否還需要“大編輯”?(2)

首頁 2018-09-07 16:53 百度SEO排名優化 89 ℃


過去,編輯所接觸的對象,主要是記者、通訊員和可信賴的信源(如新華社、重要合作媒體等);現在,他需要和社交網絡的匿名人士、微信上據稱可靠的“內部人士”、 A......

過去,編輯所接觸的對象,主要是記者、通訊員和可信賴的信源(如新華社、重要合作媒體等);現在,他需要和社交網絡的匿名人士、微信上據稱可靠的“內部人士”、APP彈窗援引的“外國研究人員”打交道,這些陌生人可靠嗎?編輯們怎樣才能確認自己不被欺騙?在激烈的新聞競爭中,他很難有足夠的時間了解、熟悉這些“陌生人”。


在反思《春節紀事:一個病情加重的東北村莊》虛假新聞的傳播時,編輯們普遍提出,他們沒有時間和精力重新核實,只能選擇相信“財經”公眾號。同時,過去需要核實信息時,編輯的第一反應是給記者打電話,由后者找到跑口單位的負責人求證。現在,當他希望記者向有關部門深入了解信息時,問到的往往是:我們的官方網站上有表態。這就把編輯直接推上了一個又一個陌生的領域前線。

(三)勞動者:從“穩定時空”到“緊張時空”

“時間和空間,以及時間和空間的產物,構成了我們的思維框架”。以報紙為代表的新聞媒體盡管強調時效性和到達率,但在實際運作中,編輯幾乎都明確地知道自己的工作時空,在傳統的報社,以截稿時間和發行范圍為標志,穩定的時空感使編輯工作有條不紊。現在,編輯要同時面對兩張編輯臺,一張臺前,他繼續著有節奏的版面編輯工作,把新聞插進習慣的時空格子;另一張臺前,他則在不斷打破這種節奏,接收并處理突然到來的網絡信息,許多時候,消息上網之后,他才發現標題中還有錯字。

今天的新聞世界是否還需要“大編輯”?


《人民日報》北京分社社長朱競若這樣形容這種變化,“現在的編輯壓力巨大。過去我們就服務于《人民日報》,報紙以二十四小時為周期,內參以一周為周期;現在,人民網以分鐘更新;《人民日報》新聞客戶端更以秒速更新。”她稱之為“疲于奔命的緊張。”

正是在“疲于奔命的緊張”中,越來越多的編輯放棄了新聞價值底線,把傳聞作為新聞,猜測作為結論,個人觀點作為官方聲音,成了“信息超載”的職業推手,這是最值得警惕的。

變化的媒體,不變的價值觀

新聞編輯面臨的困境是新聞機構現狀的縮影。應對新挑戰,媒體需要從各個方向重新出發:體制上加快媒體融合步伐,從單一介質的生產者發展成為多媒體傳播機構;流程上再造新聞采編體系,重組“新聞編輯室”;經營上從廣告導向逐步向社會效益為主體的公益經營事業轉型。在重新出發的道路上,越來越多的媒體人意識到,新的挑戰更需要新聞工作者的能力建設和價值觀堅守。

曾擔任《時代》周刊主編、現任美國次國務卿的理查德·斯坦格爾對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訪問交流后,在自己的推特賬號上寫道,這是一場“關于(變化的)新媒體與(不變的)價值觀”的精彩對話。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執行院長郭慶光則概括說,新聞人需要堅持的核心原則不會變。

關于新聞編輯的價值觀,有各種表述,普遍強調要追求新聞的真實準確,推動公眾知情和社會進步。那么,“編輯人”面對瞬息萬變的時代如何才能堅守住“不變的價值觀”?

這首先取決于對新聞編輯的定位:究竟是大編輯還是“新聞民工”?大編輯是媒體強調的一種理想化編輯角色,它要求編輯不局限于文字、版面、形式處理,而應該居于新聞的采集、整理、發布中樞,統籌各方資源。

20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青年報》推出了《大興安嶺火災詠嘆調三部曲》《第五代》等一批優秀新聞作品,其背后活躍著以李大同等為代表的一批大編輯。《經濟日報》在范敬宜任總編輯之后,嘗試具有大編輯性質的策劃負責人制,推出了詹國樞、庹震等一批名編輯和《關廣梅現象》《開封何時能開封》等推動改革進程的報道。以《北京青年報》和之后的《華西都市報》《南方都市報》等為代表的都市報的崛起,也都首先從大編輯主導的《新聞周刊》《深度調查》等版面開始。

與之相對應的,是“新聞民工”。進入新世紀,中國媒體編輯發展軌跡掉頭向下。在編輯思想上,網絡造成的“鼠群效應”使過去穩坐中軍帳的編輯變成了熱鍋上的螞蟻,熱點快速擴散迫使媒體急于表態,而不是拿出力量深入調查。在組織架構上,報紙紛紛取消深度報道部,轉為跟蹤網絡快速報道的多媒體中心或機動團隊。具體到編輯個體,則反映為對編輯能力的要求從主要強調策劃、判斷、組織信息轉為快速復制、粘貼的執行力。

編輯的“新聞民工”定位不是優化了新輿論場的傳播,而是不斷吹大網絡營造的信息泡沫。當噪聲無處不在、新聞精品鮮見時,人們開始在良莠不齊的傳播叢林中重新尋找那些具有判斷力、分析力的大編輯。以“Curation新聞”(精選新聞)為代表,出現了雅虎新聞摘要、《紐約時報》“NY NOW”等一批致力于精選精編的新媒體,其操盤手多是資深編輯,編輯思想上重新開始強調專業判斷力。

從新聞業發展進程看,如李大同當年所分析,“相比起電視工作者,辦報紙是更為傳統和經典的新聞工作,因為電視節目的成功取決于團隊的合作,而報紙則幾乎永遠是單兵作戰,編不好一個版面,寫不好一篇報道,你是無法辭其咎的……”媒介融合進程中對“大編輯”的呼喚,某種程度上是又一次的重復。從傳播技術沿革看,“任何媒體的‘內容’總是另一種媒體,就像文字的內容是話語,報紙的內容是文字,而電子媒體(比如電報)的內容是報紙”。到目前為止,網絡媒體的內容主體仍然來自報紙為代表的印刷媒體,這決定了報紙時代的新聞準則包括編輯價值觀必然延伸到媒介融合中。

這是理解今天新聞編輯定位的起點:回到重視自身價值和能力的大編輯理想,而不是沉淪于簡單重復勞動的新聞民工現實,有了這個判斷,才有從以下三個方向重新出發的可能。

共4頁:

上一頁

當前位置:主頁 > 百度SEO排名優化 > 今天的新聞世界是否還需要“大編輯”?(2)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

18138295927

481快开彩票投注技巧